讓準媽媽吃好飯管好體重
治未病 回到生命原點

2019-11-12 17:02:54來源: 中國食品報網

  本報記者  劉艷芳

  幾乎不會有人否認營養之于孕婦的重要性,但若追問起支撐這種理念的認知,結果常常會令營養專業人士搖頭苦笑。營養學家的營養,是“right”,是適量和均衡,而普通老百姓的營養是海參魚翅,對于“孕期營養很重要”的理解,普遍是“懷孕了一定得多吃點兒”,。在這樣的營養理念的主導下,很多準媽媽因攝食過度而孕期增重過度,“把自己吃成了一個胖子,把孩子吃成了一個巨大兒。”

  生命早期是成年期慢性疾病預防的最關鍵時期,孕期營養缺乏意味著子代經歷宮內饑荒,可增加子代成年期心血管疾病、原發性高血壓、糖代謝異常、中心性肥胖和血脂異常風險;而孕期飲食過度、能量攝入與營養素攝入不均衡,也會增加子代患慢性疾病的風險。

  針對圍孕期營養工作,在前不久由中國營養學會主辦、達能營養中心獨家支持的“婦幼營養論壇——《國民營養計劃》目標的達成”上,專家呼吁:關口前移瞄準基層,用最簡單的方法做最重要的事情。一言以蔽之,“讓準媽媽吃好飯,管好體重”。

1中國孕期婦女平衡膳食寶塔

  “2022年就要到來,兒童青少年的超重肥胖率會下降嗎?”

  “我們的膳食營養出了問題。”國家衛健委食品司副司長張志強說,《柳葉刀》發表的文獻表明,2017年中國因為飲食結構問題造成的心血管疾病死亡率和癌癥死亡率,在世界人口最多的前20個國家中位居第一。目前我國心血管病患病人數達2.9億,其中,高血壓2.7億,腦卒中700萬,心肌梗死250萬,國民的營養健康狀況在很大程度上正在成為嚴重影響我國社會和經濟發展的主要危險因素。

  更令人驚心的是發展趨勢:我國18歲及以上成人高血壓患病率高達25.2%,而且患病人群呈現“年輕化”趨勢,6-17歲兒童青少年發病率達13.8%;糖尿病患病率從1980年的0.67%飆升至現在的10%以上。2012年,全國18歲及以上成人超重率為30.1%、肥胖率為11.9%,與2002年相比,分別增長了32.0%和67.6%;6-17歲兒童青少年超重率為9.6%、肥胖率為6.4%,與2002年相比,分別增加了1倍和2倍。

  肥胖和超重的監測每10年一次,2022年就要到來,兒童青少年的超重肥胖率會下降嗎?“很大可能還會往上走。”中國營養學會婦幼營養分會主任委員汪之頊教授說,兒童期的肥胖風險在出生時即可預測,“母親孕期過度飲食、孕期體重快速增加,是非常重要的一個關聯因素”。

  研究顯示,當孕婦因營養過剩、孕前超重或肥胖,以及妊娠期體重增加過多、發生糖尿病或妊娠合并糖尿病等狀況時,都將增加孩子嬰兒期和兒童期肥胖的發生風險。據報道,約有1/3肥胖母親所生的嬰兒出生體重超過4000克,如果此時新生兒皮脂厚度超過正常,日后發生肥胖的可能性極大;同樣,母親在孕期突然變得肥胖,其子女日后發生肥胖的概率也會明顯增加。“在幼兒園、中小學開展兒童肥胖預防工作,你會發現干預措施對有些孩子有效、有些孩子無效。為什么?因為孩子的媽媽在孕期的營養狀況已經決定了他是否會發生肥胖。”汪之頊說。

  還不僅僅是肥胖的問題。中山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營養系蘇宜香教授說:“高血壓、高血脂等一系列代謝性疾病的發生都與生命早期的營養生長環境有關聯。”人類研究和動物實驗闡述了“成人疾病胎兒起源”的發生機制,反映了宮內不良環境與成人后疾病的關聯,這種現象也稱為“胎兒規劃”或“宮內編程”。它認為宮內刺激能使胎兒產生永久性的應答反應,導致其成人后增加疾病的易感性。“健康和疾病的發育起源”( DoHaD)理論表明,人類在生命早期這一關鍵階段經歷的任何一種不良因素,都可能影響胎兒、嬰幼兒的發育可塑性,帶來表型特點的改變,即組織和器官在結構與功能上會發生永久性或程序性改變,最終導致將來一系列兒童期、成年期疾病的發育源性改變,包括代謝性疾病、心血管疾病、癌癥、精神行為異常等慢性病的發生與發展。

  “她把自己吃成了一個胖子,把胎兒吃成了一個巨大兒”

  傳統的營養學研究側重于每天攝入足夠的營養素以預防缺陷和促進人類健康,然而,復雜的疾病不僅是養分攝取不足或能量供給不足的結果,而且還取決于營養物質與DNA的相互作用。汪之頊說,表觀遺傳是指在沒有細胞核DNA序列改變的情況下,基因功能的可逆、可遺傳性改變。基因組含有兩種遺傳信息,包括DNA序列所提供的遺傳信息以及表觀遺傳信息,比如DNA甲基化、組蛋白共價修飾、非編碼RNA及基因組印記等。近年來提出的營養表觀遺傳學則是研究在沒有改變DNA序列的情況下,營養素誘導的表觀遺傳修飾對人類健康的影響。對于個體的營養,還必須考慮跨代、產前和產后的影響,因為在發育過程中關鍵時間點的表觀遺傳改變,可能導致穩定的變化,并使個體容易患病。

  孕前、孕期和哺乳期婦女的營養狀況是目前一項重要的公共衛生問題。根據2010-2012中國居民營養與健康狀況監測、2015中國營養與慢性病狀況數據,我國孕婦妊娠期糖尿病發病率18.9%。“每年1600—1900萬孕婦,意味著每年有300多萬新生命都是在媽媽孕早期處在血糖水平升高的環境下所孕育的”。

  汪之頊介紹說,全國營養調查的數據顯示,孕期婦女所攝入的食物,對比孕期婦女膳食指南給出的標準,在多方面存在很大的差異。比如,推薦孕中晚期蔬菜攝入量每天300—500克,乳類攝入 300-500克,但無論是孕早期、孕中期和孕晚期,孕婦的蔬菜、牛奶攝入量都嚴重不足。這樣的膳食結構下,營養素的攝入量就出了問題,比如孕期婦女每天維生素A的攝入量應該達到770微克,但實際只有300微克;維生素C應該達到115毫克,實際只有73克;鈣應該達到1000克,實際只有308克。孕婦維生素D的缺乏也相當普遍,2010至2013年,《中國居民營養與健康狀況調查》抽樣評價了1985例健康孕婦血清維生素D缺乏狀況,結果顯示,大約75%的調查對象處于維生素D缺乏的狀態。此外,孕婦貧血患病率為17.2%。

  與此同時,“她還把自己吃成了一個胖子,把胎兒吃成了一個巨大兒”。過度攝食,造成孕期增重16公斤,超過推薦范圍47%。由此造成剖宮產過度使用,早產兒發生率現在已達10%;新生兒出生體重3307克,巨大兒出生率8%。“這些因素如果不能得到及時的干預,意味著未來二三十年我們面對的慢性病風險可能會更高”。

  “產婦的膳食營養狀況也沒好到哪去,雖然我們有非常發達的月子文化傳統。”對照標準,乳母和產婦的膳食攝入不合理問題很突出。指南建議哺乳期婦女每天攝入150毫克維生素C,實際攝入量卻只有61毫克,因為傳統要求產婦“不吃涼的蔬菜和水果”;另一方面,產婦在月子里卻大魚大肉吃到自己咽不下的狀態,維生素A的攝入量仍然只有331ugREA,而標準是1300。汪之頊說,婦幼營養健康是《國民營養計劃》工作目標的重中之重,“促進婦幼健康”已被列入“健康中國行動”重點計劃。然而目前來看,“現實與目標之間還有著非常遠的距離”。

  “關口前移,瞄準基層,用最簡單的方法,做最重要的事情”

  達能營養中心科學委員會主席陳君石院士指出,隨著我國國民經濟的快速發展,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斷提高,嬰幼兒的營養狀況明顯改善。然而,由于地區發展的不平衡和營養知識貧乏,營養不足與營養過剩并存的現象在相當長一段時期還會存在。與先進國家相比,我國對于生命早期營養和發展的認識、重視還有很大差距。為了實施《“健康中國2030”規劃綱要》和推動全面建設小康社會,必須在保障生命早期健康方面加快步伐,迎頭趕上國際進程。

  保障生命早期1000天營養的策略,包括三部分,即孕期(圍孕期)適當能量和均衡營養,270天;成功純母乳喂養+良好乳母營養,180天;繼續母乳喂養/合理配方乳喂養+及時合理的輔食添加+幼兒期合理膳食,180天+365天。而做好體重管理是圍孕期營養的首要,“吃好飯,體重管好,對于一個孕期婦女來講,基本就到位了。”汪之頊說。

  然而,“現在千日營養行動的很多活動都是在大城市和沿海經濟發達的地區開展的,但廣大中西部地區,尤其是農村地區,孕期營養門診人力資源缺乏,人手不夠,特別是二胎政策放開后;加之人才偏專,產科懂營養的醫護人員少,誰可以在營養門診指導孕婦呢?再就是需要指導的患者多,體重增長異常、營養相關疾病的孕婦多,工作量大;同時營養門診的收益低,人力成本高,因此,現實難度很大。”

  基于此,中國營養學會婦幼營養分會本著多年來一直堅持開展基層醫院孕期營養門診技能培訓,多單位多專業協作,“關口前移、瞄準基層,用最簡單的方法,做最重要的事情”。

  所謂關口前移,就是在一位婦女還沒有懷孕或者剛剛懷孕的時候就告訴她,孕期營養很重要,進行及時、到位的營養干預;瞄準基層,就是以農村、西部欠發達地區的縣級婦幼保健院、縣級醫院、社區衛生中心為重點;用最簡單的方法,做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培訓最重要、最簡單易用的營養專業知識和技術,開展一級預防,幫助孕婦吃好飯,管好體重。在孕期營養門診對全部初診孕婦進行篩查,包括身高、體重、血糖、血壓、家族史、運動調查、膳食評估-簡易方法,對無高危因素的孕婦進行體重監測管理和健康宣教,對高危因素孕婦進行個性化的孕期營養、運動、體重監測管理等相關指導,并定期隨訪膳食、體重、胎兒生長發育情況,如此,“靠膳食的結構保障吃好,靠體重管理保障吃得不多不少,恰到好處”。只要把體重管好了,然后再與常規的孕期保健結合起來,圍孕期營養工作就基本開展起來了。

  這項工作前后做了差不多已有10年。蘇宜香說,2018年,10期培訓覆蓋超過3000名醫護人員,2019年,3期培訓,超過800人。全國現有500多家醫院開設了營養門診。

0
0

我來說兩句

年轻人手机在线观看-年轻人免费观看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