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火熱到亂象叢生 巴沙魚進階之路遇阻

2019-11-07 15:17:42來源: 中國食品報網

  image.png

      餐飲端高需求,巴沙魚低質量

  巴沙魚進入中國之初,經常被混淆為龍利魚。其實從外形上看,巴沙魚與龍利魚有著很大區別。巴沙魚由越南出產,體型較大,屬于鯰魚類,而龍利魚則是我國近海海域的一種溫暖性底層海水魚,屬于鰈魚類。之所以會混淆其概念,是因為兩種魚肉都無鱗無刺,肉質軟嫩。不過隨著巴沙魚食材熱度提升,用巴沙魚冒充龍利魚柳的誤區逐漸被澄清。

  數據顯示,近十年來,越南巴沙魚的養殖面積已經擴大近6000公頃,如今出口到了全球100多個國家。其中,歐盟、美國、中國市場對巴沙魚的消費需求巨大。在打開中國大門之前,歐美國家是巴沙魚的主要出口陣地。這與歐美國家喜食無刺魚類有著很大關系。巴沙魚作為越南的一大出口產業,與歐美國家有著較為長久的合作,產品的出品品質等方面相對穩定,標準也已形成。

  2015年開始,巴沙魚在中國市場走熱。“巴沙魚在中國需求最大的還是餐飲端。巴沙魚最大的特點是加工之后沒有小刺,口感鮮嫩,烹飪形式多樣,制成菜品口感好,毛利高,且火鍋、中餐、快餐等均可靈活應用。巴沙魚的走紅,可以說自帶消費屬性,中西餐通吃。”恒途供應鏈市場經理歐陽磊超說。

  中國市場迅速增長的需求量,拉動了巴沙魚產業鏈的活躍,但問題也隨之而來。如包冰、品質參差不齊等字眼,被很多水產經銷商反饋。如今巴沙魚市場亂象橫生,這個食材的水也似乎越來越深。

  從現在的市場反饋來看,巴沙魚已經無法成為消費者心中的優質水產品。一邊是餐飲端對巴沙魚的強烈需求,一邊是品質良莠不齊帶來的不良“聲音”,巴沙魚的進階之路受到了牽絆,“巴沙之困”亟待解決。

  供應鏈環節亂象叢生,亟待標準規范

  恒途供應鏈從去年開始涉足高品質巴沙魚供應,短短一年多時間,就合作了1000多個餐飲終端,以中型連鎖快餐品牌居多。有著15年水產品運營經驗的歐陽磊超說:“巴沙魚在中國的進階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行業想要進入良性循環,要靠自我約束力。”

  在歐陽磊超看來,巴沙魚如今品質良莠不齊,是市場競爭的必然結果。目前,越南巴沙魚的上游依然供不應求。從越南巴沙魚養殖情況來看,工廠養殖的占比70%,剩下的30%來自于農戶養殖。就品質來說,工廠養殖質量比較穩定,農戶養殖在預防病害方面還存在一定隱患。

  對于整個上游來說,并不存在價格差問題。但是同樣的巴沙魚,流入中國市場后,一箱產品可能會存在十幾元到幾十元的差價,產品質量也好壞不一,問題多半出在供應鏈環節。

  特別是國內對巴沙魚食材需求激增,導致短時間內眾多供應鏈企業加入,如果上游遇到原料不足的行情,有些供應鏈企業為了保持出貨或者控制價格,很可能會在包冰上做文章。

  事實上,巴沙魚作為一種進口冰鮮食材,包水跟包冰都是很正常的行為,是為了保持食材的鎖水程度。這些本來是沒有任何問題的。但是在快速的市場內需拉動上游產能的過程中,不免會出現一些惡意競爭。同樣包裝的貨品,打開之后,包冰量低的有10%、高的達35%,魚肉品質也大相徑庭,這就出現了巴沙魚之亂。

  在歐陽磊超看來,目前,中國巴沙魚市場亟須形成自己的標準,而這種標準更加需要供應鏈企業的自律性。巴沙魚供應鏈企業也擔任著發現終端需求,反饋給上游生產廠家,從而促進整個行業良性循環的使命。

  餐飲端熱門食材,仍需深挖創新力

  歐陽磊超介紹,目前公司的兩大主要渠道是餐飲和流通,即使是流通渠道,經銷商大多也是將產品推向餐飲端。總的來說,巴沙魚就是餐飲渠道的“天生”靈魂食材。

  據不完全統計,2018年,北京經營酸菜魚店商家將近1000家,上海已經達到2000多家,其中超6成的餐廳以巴沙魚作為酸菜魚主食材。

  搭載酸菜魚,巴沙魚掀起了第一波熱浪。無刺無鱗、口感鮮嫩、價格低廉,巴沙魚在中國走紅。與此同時,酸菜魚也憑借巴沙魚成為餐飲爆品。

  除此之外,魚火鍋、水煮魚、川味火鍋都與巴沙魚碰撞出了火花。

  在歐陽磊超看來,巴沙魚作為一種原料食材,未來發展空間依然巨大。首先,魚類產品產業鏈較為成熟穩定。其次,魚類營養健康,消費結構升級后,人們對這類產品的需求增強,會更樂意去選擇。

  目前恒途供應鏈專注于優質巴沙魚輸出,并在供應鏈賦能終端方面,做了很多努力。“除了優質巴沙魚產品,我們還同時輸出火鍋底料。這樣能讓巴沙魚的輸出具象化,賦能終端,這種模式受到了很多餐飲客戶的認可。”歐陽磊超說道。

  歐陽磊超認為,巴沙魚在終端想有好的表現,更需要創新性思維去開拓。比如,天竹漁村烤魚飯,拋開火鍋大品類,專注巴沙魚烤飯,僅檔口店一天收入近萬元,并且客單價親民,模式簡單易標準化。未來,接軌餐飲、流通或者新零售,巴沙魚在中國市場會有多種可能。


0
0

我來說兩句

年轻人手机在线观看-年轻人免费观看视频